首页 | 学院概况 | 学科建设 | 人才培养 | 医疗护理 | 科学研究 | 学生工作 | 校友会 | 网站导航 | 教科网镜像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华西坝老故事

川医“菜票”的遐想

发布日期:2016-11-14    阅读:526次

 

前几天整理材料,一张记载着“川医菜票”的图突然映入眼帘,这是1965年母校用的学生食堂的菜票!我的母校华西医科大学,在1953——1985年用的四川医学院的名称,这种珍贵资料,还是在过去文革以前就用的,旧迹斑驳的菜票贰分壹角肆角等标价还清晰可见,你仔细听,她们仿佛在窃窃私语,又仿佛在向孩子们诉说着自己古老而通俗的故事,呵,这真是沧海一声笑了,不知当时的食堂是否还是建造在毛英才像旁?是否还在开饭的飘香中回荡着悦耳的华西之声

刚好想到前几天去四川成都出差,忙碌之际,忍不住抽空回母校,当看到新修建的食堂,不禁又想回味一下母校的“味道”,可惜没有饭卡,照理说打不着饭,旁边一位热心同学帮忙打了饭,我正把身上的一点零钱给钱,他笑笑:“我请你!”他在决定请客的当下并不知我是校友。我告诉他我是校友,我回校做什么事,他也关心“泸川之争”。打完饭后我坐在一个小桌旁,看着旁边现代化的碗筷清洗传送带,想到我入学的2000年,华西医科大学刚刚被四川大学合并,当时9月份在母校九十周年校庆之际,又伴随着师兄、师姐们对合并的阵阵议论。泸医更名后,我问同班同学,为何多数同级的“校友”不去反抗“泸医更名川医大”的问题,一位同学告诉我:“时代变了,你不是‘老川医’,难以理解他们啊。”另一位在法院的同学振振有词地问我:“侵权了吗?四川医学院已经不在了,人家泸医也是要发展的。”无怪乎,有位四川的同学道:“你整这些事儿,还不如多搞点回锅肉吃。”母校维名和校友有关吗?影响校友的吃喝拉撒吗?我拨打了几位老校友的电话,拜访他们,得出了很多的回响:

“中国的教育,是有问题的!”

“我看不惯小人得志!”

“我的母亲受到了侮辱,我不能坐视不管!”

“我的母校尸骨未寒,如今连名字都没有了!”

“我究竟从哪里来?”

“以后学弟学妹出国了怎么办?”

…………

如何站在53——85级的位置去换位思考,去理解他们……

思绪被饥饿打断,食堂的饭菜好香,我点了以前在校就爱吃的“莲白炒肉”,带一点麻辣,好像回到了读书的日子,我看了一下热心刷卡的同学的卡钱,划了大概45——二两饭、一荤一素,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便宜,我在微信上问了80级的川医校友,久居美国的他们说:他们那时候3毛钱的肉,5分钱的蔬菜,每月还给伙食费19元,还有人说素菜只要1毛多,呵呵,再看看这张口腔医院贰分的菜票,算算物价怎么变的,真是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!最近热卖的《蛇杖华西坝》讲到了四川医学院那段历史,真是风云动荡的岁月啊,不仅是主权更迭,还经历了“十年浩劫”,即使是这样的环境学校依然在坚韧地发展,桃李满天下,那位历经坎坷的女院长是否用过这张“菜票”?

川医,一个响铮铮的名字,无论你是否改名换姓,无论您的孩子是否被领养,您的气质,一定是传承了“华西协合”的人道,也一定会继续发扬下去的,华西和川医有什么区别,没区别!就如同这碗不会改变麻辣本色的“川菜”一样,麻辣劲儿一直都在,只是换了一个碗,川医的变迁是一种内在文化的传承,这种变迁不会因为中国人趋之若鹜的“牌坊”、“抬头”的变化而变化。老校友呢?老校友们在新世纪的入口遭遇了一场“合并大潮”,儿时的居所换了一个陌生的门牌,已有落寞之感,而今看到不起眼的邻居家赫然用了自己过去那么珍爱、相似度那么高的门牌,还要在门口欢欣鼓舞,叫他们怎么能坐得住啊?是啊,自己的家在哪儿?

一位师兄在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,说网上卖的假冒伪劣服装越来越多,正牌没有了溢价,导致中国经济变差,呼吁保护中国的知识产权。我想,市场环境变遭,就会出现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差的东西越来越普遍,好玩意儿变得稀罕,吃穿住行尚且如此,教育呢?这是修建人类灵魂的住所,要是利用改革大潮山寨、混淆,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啊!如果为了好看、功绩,门面修得再好看,但却滥竽充数,这不是遗患无穷吗?历史的车轮已经在运转,中国的高等教育似乎已经在改革的大潮中突飞猛进,那么多的名字,在“地理位置”、“专业”、“院校”等元素中不断地组合、翻新,一切似乎那么自然,在历史的拐角,也许泸医的发展,在自己看来是那么自然,其他省份的学校都变高档了,为何我不能?但恰巧泸医的出走,和川医的回首恰好“撞车”了,于是,哪怕是已经弃用30年的名字,依然会有人来较真,而正是因为川医/华西人的较真,竟查出来了更多的问题。可是,我只想对母校说,无论哪一所学校混淆您、山寨您,以致侵犯您,我们都会坚决地维护您,这是一种尊严,就像维护我们自己一样,这是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事!尽管我们找了很多正义的理由,但抛之不去的私心恐怕就是二个字:爱校!

因为泸医这道菜品“串味儿”甚至“变质”(被查出“不符合学院升大学”的规定),我们的纷争已演化成很多故事,被冠之以“打假”、“知识产权”、“行政复议”、“诉讼”等名义,被一批批精良、热心人士在艰辛而专长地演绎着。我希望泸医发展自己,传承自己,但不要改变自己,我希望泸医你学会“信任”。信任有三层楼梯,第一层楼,你信任我,我支持你,我们志同道合,互相扶持,我们为你提供学术、科研支持,一起共度难关;第二层楼,我信任公理,你侵犯我,我要反击,我不喜欢“小人得志”,要发出公义的吼声!不仅如此,我还要找到你的虚浮,教会你老实做人。第三层楼,我信任自己,无论你怎么变,也无论我的抬头怎么“被变”,我自己的历史从未消逝,我的味道也不会串糊,更不会随着所谓的发展大潮引向没落,我们的未来一直辉煌,我信任我自己!

看吧,这是铭记在我们脑海中的“川医”的光阴——

 

(来源:微信号永远的华西)

   

 
[打印本页]  [收藏本页]  [返回主页]  [关闭窗口]
2002-2016©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版权所有 | 网站管理信箱:hxkqyxy@163.com | 备案序号:蜀ICP备09013979号
地址:610041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三段14号 | 电话:028-85501437(医疗咨询), 85501445(投诉电话)
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屛的分辨率设为1024*768)